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海南凯发娱乐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!

已阅读

“网上馆”生意的暴利与麻烦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19-05-12

  资本市场受挫,还不是地方棋牌业当前最大的麻烦。自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,监管部门针对棋牌涉问题,也进行了多轮打击,至今没有松懈的迹象。

  2019年3月23日,在广州汇美国际服装城一楼,吴婷婷头也不抬,盯着手机目不转睛,同时却能对顾客询价对答如流。

  她今年28岁,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两年前怀二孩的时候,放不下瘾,入了在线棋牌的“坑”,被朋友戏称为“婆”。

  来广州上班个把月,她已与售货员打成一片。顺便把打的喜好,从江西老家带了过来。

  吴婷婷所喜欢的在线棋牌其实已经是一个大产业。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,早在2016年,这类的移动端用户便达到1.57亿人。

  公司通过社区圈层模式,将熟人间的棋牌活动搬至网络,一举占领城镇居民的悠闲时光。

  源源不断的玩家,转换成资本市场汩汩流。2019年2月,上市公司昆仑万维(300418.SZ)公告称,再度收购旗下棋牌公司闲徕互娱的股权,这家棋牌公司的估值已由2016年的20亿元,飙升至60亿元。

  地方棋牌的一个核心理念在于“地方”两字。《中国地方特棋牌行业白皮书》显示,超过46%的用户认知渠道,是通过朋友推荐获悉。同一平台内,种类繁多,玩法花样翻新,区域差别明显。

  地方棋牌大多会采用方言作为系统语言,并把各地的标志建筑设为背景,使玩家融入当地的生活场景中。

  与全国网游相比,地方棋牌的规则千差万别。合平资产投资总监程晓虎曾撰文称,经过调研和估算发现,全国661个县市,每个县市至少有两款以上的棋牌版本,单单湖南省,把服务器托管在阿里云的棋牌就多达五千多家,而浙江一个地市有备案的棋牌公司,多达四百多家。

  “有的地方,一个村就存在好几种玩法。”程晓虎写道,版本复杂是因为玩法太多,四川的“血战到底”、贵州的“捉鸡”、湖南“转转”等等,只是最笼统的划分门类。有些人喜欢“做大牌”,有些人喜欢快速和牌,而有些人喜欢连庄,需要一次次摸索,才能比较深入地掌握规律。

  当然,星罗棋布的玩家也有不少显而易见的共同点。据极光大数据分析,地方棋牌手游用户中,使用OPPO手机的用户占比高达33.30%,VIVO占比18.8%。他们习惯用QQ浏览器上网,用腾讯新闻看消息,购物用唯品会和拼多多,听歌选择酷狗音乐,喜欢用美颜相机拍照。而且,到一个陌生环境习惯用万能钥匙搜WI-FI。

  据艾瑞咨询分析师陆毅鹤分析,每一款棋牌的用户集中度很高,很难大范围推广。更好的方式是摸准地方特,点对点地推。

  找到潜在的地推就相当于拿到开启的钥匙。通常而言,地推是社区里的活跃分子,他们仗义、热情,喜欢社交,挖掘出这些“带头人”,就能扯拉出一连串社会关系。

  “多发朋友圈,多加好友,精准定位。”棋牌微信群群主张世豪说,他曾花费188元买了外挂软件,批量添加附近的人。早期他也去网吧、台球厅找老板套近乎,给小区保安送过烟,发展他们打网络,这些都是再合适不过的潜在群主。

  张世豪已从群主升格为代理。他说,公司一般都是外地人,全靠代理、群主推广,竞争激烈的时候,公司会以提高房卡抽成比例的方式,争夺代理与群主。群主服务好玩家,代理服务好群主,公司则把群主、代理当作核心资源。

  40岁的刘丽红是江西赣州一家院老板。两年前,她接触到在线棋牌,便沉湎其中一发不可收。凭着为人热情、好张罗的格,她很快找到了事业第二春,成为“为大家伙儿服务”的群主,群主相当于实体馆老板。

  在她看来,用手机打牌与去棋牌室没啥区别,还是那帮好姐一起搓。玩家只管图省事儿,见缝插针过足瘾,不像现实中组局,一旦坐下来,没耍够四五个钟头不能走。

  每挖掘出一名潜在客户,刘丽红就会发去链接,指导对方下载APP,并提供一串数字,作为进入这款软件专属的密码。刘丽红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常年驻扎于此的牌友皆为熟人,日常联络在微信群里进行,她会细致考察一番,才允许新人入群,并提前讲明群规群约。

  说来其实也简单。在这个69人的群里,如若有人想要玩牌,只需招呼一声,凑足四个人打开应用,就可以去里开一个房间。

  刘丽红介绍,开房间需要“”买房卡,折算人民币大概3元一张,一次可以玩8局。房间里不走账,系统只算积分,一圈战局下来,赢家把分数截图贴到微信群,再通过分值换算,输家发红包支付。

  群规会事先约定好,一个积分对应多少。通常情况下,8局输赢大约在100分—200分上下,一分对应0.5元。所以,像刘丽红这一等级的群,俗称为“五毛群”。以此类推,还有“一毛群”“三毛群”“一块群”不等。

  约定俗成,赢家承担房卡费用,在群里发送一个3元红包,指定群主接收。“群主的就是房卡钱。”刘丽红说,群主从各地棋牌代理手中,用0.6元—1元的低价批发房卡,再以3元左右的价格卖给玩家。

  “不要小看这三两块,油水可大了。”一位棋牌垂直媒体从业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房卡模式是一个“创举”,实现了流量向盈利转化。她说,活跃一些的群,从白到晚牌局连轴转,利润非常可观。

  在数据分析商易观千帆发布的《2017年1月APP活跃榜单TOP100》中,棋牌类超过了五分之一,是所有手游类型中最多的一款。

  艾瑞咨询分析师陆毅鹤在做调研时深深感受到,中国人对的热情是如此根深蒂固。“是一种文化底蕴。”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现代人打牌约人、约地方是个麻烦,尤其是到外地打工的群体,有了网络随时随地可以玩,“把便捷发挥到极致”。

  群的日常维护,并不是轻松的买卖。“我打出去的广告是24小时在线。”为了服务好群友,张世豪有大半年时间,一天只睡三五个小时,“全靠死撑,各种打吊瓶”。

  教新人规矩是最基础的服务。逢年过节,群主要给大群发红包,以及房卡打折优惠大酬宾。有心的人,还会在微上搜集段子,每日一更逗大家开心。偶尔遇到什么争执,群主也会第一时间打圆场,缓和气氛。“做事的态度没变就可以熬过去。”张世豪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  地方棋牌的暴利江湖,一直在社会基层悄悄运转,直至被触角灵敏的资本,嗅到商机。

  2016年,上市公司昆仑万维用20亿元收购一家成立仅8个月的棋牌公司北京闲徕互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引来高溢价的质疑。此后,棋牌公司以“奶牛”般的业绩回应了质疑,2016年上市公司营业收入24.25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35.52%,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39.46%。

  2016年9月,天神全资子公司拟以自有资金9.86亿元,收购深圳市一花科技有限公司100%股权。天神当年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,2016年营业收入17.4亿元,较上年同比增长85.15%。天神解释,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合并范围增加所致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过去几年,涉及地方棋牌公司的并购、上市案例,至少有十几宗。地方棋牌类概念成为资本市场的香饽饽。

  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分析师董雄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对于上市公司而言,棋牌往往有着他们梦寐以求的高额流水和利润。一旦业绩压力,往往会寻求并购有潜力的公司,维系公司财务报表上的数据,从而提升股价。

  但是在监管趋严的形势下,A股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。“堵死了。”董雄说,尽管业绩指标优异,证监会也不再支持棋牌类公司上市。

  2018年10月18日,证监会发布了《再融资审核财务知识问答》与《再融资审核非财务知识问答》,向券商等中介机构明确了再融资审核关键点:上市公司募集资金应服务于实体经济、符合国家产业政策,原则上不得跨界投资影视或。

  此后,不少公司选择赴港上市。但公开资料显示,有两家排队IPO的公司,还未走到上市聆讯这一步,招股书已经失效。背后或许是港交所也对类公司产生顾虑。

  暂时中止赴港上市的一家公司名叫微屏软件,是一家位于上海的地方棋牌厂商。据其招股书披露,公司在2015年—2017年分别收入1.25亿、2.03亿和2.47亿元。但在2018年前4月,公司收入下滑60%,主要是由于版号冻结,另一方面,文化部对首次购买在线的玩家实行实名制,降低了玩家购买道具的望。

  微屏软件曾两度冲击A股。2016年,A股上市公司众应互联(002464.SZ)拟以18.41亿收购微屏软件,但上会时因“资产定价的公允”和“盈利预测的缺乏合理依据”被否。2017年,众应互联拟以17.67亿元二度并购,最终由于政策的变化,交易流产。

  目前,在港交所排队的公司还有中手游、家乡互动和禅游科技。后两家均为专注地方棋牌的公司。

  资本市场受挫,还不是地方棋牌业当前最大的麻烦。自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,监管部门针对棋牌涉问题,也进行了多轮打击,至今没有松懈的迹象。“现在不好做了,利润薄了。”查处最严格的时候,张世豪听闻“不少群主出事”,搞得大家人心惶惶。

  经过艰苦奋斗,他的群已初具规模,高峰期月入过万。“我妈叫我去送快递,他们都说做这个没前途。”面对周围人的不理解,张世豪没有做过多解释,只是默默维护着“宝贝”微信群。

  早在2005年1月,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即下发《关于止利用网络从事活动的通知》。彼时,以等为代表的公司正以提供网络棋牌而大获成功。